另类盆景在苏州能走多远?

时间:2016-03-22 17:2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昨天下午,家住吴中区金庭镇的“西山灵芝哥”蔡军峰完成了今年以来的第一批灵芝盆景制作,虽然这种盆景不太常见,但喜欢的人却不在少数。苏州有闻名海内的苏派盆景,这本就是园林艺术的珍品,近年来很多盆景爱好者及苏州文化的研习者在盆景的道路上有了不少创新,除了“西山灵芝哥”的“生态版”盆景,苏派盆景大师周瘦鹃先生之孙周南先生,更是做出了“珍宝版”盆景。在继承与创新之间,盆景在苏州正从私家小院向更多元的空间逐步延展。
 
  生态盆景:灵芝长在根雕上
 
  蔡军峰在金庭镇培育灵芝已有多年,但凡从他手中购买过灵芝产品的人,一定知晓他的灵芝盆景,这种盆景多为暗红色或木纹机理,不仅保留了灵芝“伞柄”的饱满与张力,更融入了根雕的流畅线条。配以绿色“苔藓”并将整体打磨抛光,一座极富江南韵味的灵芝盆景就诞生了,摆放与书桌或厅堂,别有一番书香韵味。
 
  说起制作灵芝盆景的最初,蔡军峰表示有些偶然。金庭镇盛产碧螺春,水果更是种类繁多,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当地不少村民将山坡上原有的树木更新成茶树或果树,原先的映山红、杜鹃等都被连根挖去,废弃的树根除了生火,当地一些传统根雕艺人会将其视为宝贝。“有一次经过一座山的时候,看到一些根雕艺人在挑拣树根,我就想,是不是可以把根雕和灵芝相结合?”
 
  有了想法之后,蔡军峰回家就开始翻阅资料,发现将灵芝和根雕结合并非没有先例,有不少根雕爱好者曾做过尝试,但做成盆景的人却不多见,主要是受制于材料紧缺,“要做盆景,肯定得有很多备选的灵芝,可这对于一般人而言,要获得造型美观的灵芝极为不易。”蔡军峰说,每年到了采摘灵芝的季节,他总会留心一些品相较好的灵芝,做成盆景便有了艺术价值,吃掉了怪可惜的。”“
 
  2013年冬天,蔡军峰开始尝试制作灵芝盆景,“刚开始失败了很多,成品的效果不行,后来查找了一些书籍,并参照苏派盆景的样式,我制作了几个,慢慢有些思路了。”蔡军峰说,虽然源自苏派盆景,但因为材料不同,必须增加不少工序,比如防腐与抛光,这是除了造型之外必须考虑到的问题。功夫不负有心人,2014年,他制作的6座盆景被一位好友看中,并直接出手买走。从那以后,蔡军峰的灵芝盆景之路就一直没有停下脚步。
 
  蔡军峰告诉记者,他在制作前,会挑选造型优美的灵芝和树根,并进行匹配与设计,“我不能像做普通盆景一样修剪灵芝,最多只能进行一些细微的打磨,所以在动工之前要在脑海中有一个雏形。”而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盆景,往往都是重峦叠嶂,层次之间,山林风雨之感充分流露,深受市场追捧。蔡军峰说,从春节到现在,已经有20多座盆景被订购,最近他打算把手头的几座盆景作品再精修一下,参加今年的苏州园博会。
 
  珍宝盆景:让苏派技艺长存
 
  虽然灵芝盆景的存放时间较长,但终有衰败的一天,传统的盆景更加无法与岁月对抗,这一点,即使是苏派盆景大师周瘦鹃先生也无法超越,不过,他的后人周南先生却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方法:以金银珠宝作为材质,制作珍宝盆景。
 
  珍宝盆景是清代绮丽奢华的宫廷文化中衍生出的奢侈品,是用金银、玉石、珠宝、珐琅和各种珍稀材料仿制自然景观的艺术,以清宫造办处领衔,集各地诸多手工工艺于一体,被皇室寄予“万代长春”等美好愿望,现大部分作品藏于故宫。用这样的手法再现周瘦鹃先生的苏派盆景作品,真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五十余朵由白玉制成的梅花纯洁无瑕,花蕾中镶嵌的黄金花丝和绿色宝石璀璨夺目,银质枝干栩栩如生,上面还有星星点点的红蓝宝点缀,六角形花盆内饰青金、外嵌螺钿,2015年10月,周南团队设计的《珍宝镶嵌梅桩盆景——鹤舞》在苏州亮相后,就受到众多盆景爱好者以及工艺美术界人士的赞许,周南告诉记者,这件作品是以周瘦鹃先生当年栽培的《百年梅桩——鹤舞》为原型制作的。周瘦鹃生前酷爱梅花,家有用梅花命名的“梅屋”、“梅丘”、“寒香阁”等。院中栽有上百盆梅桩盆景,其中以一盆“鹤舞”为魁首,树龄在一百岁外。周瘦鹃爱惜如命,精心培养,几年光景,它老而弥坚,枯干上著花如故,因干形如鹤,两大枝又很似鹤翅,仿佛翩翩起舞,因而得名“鹤舞”。
 
  该珍宝盆景沿袭清宫宝石盆景的独特金工工艺,在继承传统手工技艺的基础上进行了开拓创新。据周南介绍,整件作品主要用材为金银2100克、白玉籽料250克。集金银珠宝于一体,作品整体用纯银塑形,白玉寓意洁白无瑕的梅花,花蕾中镶嵌有黄金花丝和绿色宝石,六角形花盆内饰青金、外用螺钿镶嵌,另伴有珍珠、红蓝宝、祖母绿等宝石点缀,底座则用小叶紫檀和黄杨木精雕而成,整个形态古朴自然、清秀典雅、雍容华贵,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工艺价值。
 
  这并非周南首次将苏派盆景以珍宝的形式表现出来,在这之前,他们还制作了一件以苏派梅花盆景为原型的《纯银玛瑙梅花盆景》。以珍宝的形式再现苏派盆景,不仅在造型上永久保留,更使得苏派盆景拥有了新的发展空间,周南表示,他们希望能将周瘦鹃先生的盆景杰作做成一个系列,既表达周家子孙对周瘦鹃先生的纪念之情,也是向苏派盆景表达敬意。
 
  另类盆景:是否还“姓苏”
 
  尽管都有“盆景”二字,灵芝盆景和珍宝盆景无论是外形、意境,还是本质概念,与苏派盆景都有着较大的距离。灵芝盆景的生态美、珍宝盆景的收藏价值,受到世人追捧,而传统苏派盆景在诸多新理念的冲击下也呈现出新的趋势和变化。
 
  据盆景艺术家史佩元介绍,在苏州,一直活跃着一个“玩盆景”的群体,至少有上千人,但是纯粹以盆景为生的却不多,这又是为何?“盆景是一种‘高难度艺术’,它要求人们既要有艺术还要懂技术。你再有艺术性,养不活,那是白搭;光会养不会‘加加减减’,那也毫无意义。你说难不难?”史佩元说,更何况,盆景是有生命力的,就像很多人形容花花草草那样,“稍不用心它就‘死’给你看”,真的很难。既然做盆景难,那么以盆景为生就更难了。但是即便是不纯粹以此为生,苏州也大有玩转之人。“盆景艺术很窄,近几年来很多企业家参与其中,他们有实力建园造景,为盆景艺术的发展增添了不少动力。”在去年西泠印社的拍卖会上,苏州盆景曾拍出百万元高价,也显示了苏州盆景的实力。
 
  对盆景的“另类发展”,刚刚参加完第九届中国盆景展览暨首届国际盆景协会中国区展览筹备会的史佩元,认为这只是名字上有盆景二字,不能称为严格意义上的盆景,但同时,他也坦言,近年来,苏派盆景的提法也并不像过去那样频繁,发展也越来越“国际化”。“苏派盆景只是在中国盆景发展史上出现的一个流派,随着国内国际盆景博览会、艺术展层出不穷,派系交融,我们在出去参加比赛、展览时,不会特别强调苏派盆景。”与此同时,盆景发展的趋势越来越追求自然风和个性化,即便是保存较好的岭南派也开始向自然学习。
 
  苏派盆景一方面走起自然风,另一方面传统技艺的守望者还在面临后继无人的境况,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矛盾。面对周南的珍宝盆景,同样为苏派盆景大师周瘦鹃的后人、其外孙李为民却坚守着苏派盆景技艺。哪一种能走得更远?另类盆景的发展,能否为苏州一地的盆景艺术带来更多关注?盆景艺术家认为,还是让时间给出答案吧。
 

版权所有:雨山听松花木盆景园